目前分類:Ted的腕錶生活日誌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專業化的奢侈品公司:斯沃琪瑞表帝國階梯 

《新財富》 作者: 李淩 周瑩 文芳 毛學麟

 

 

在行銷運作方面,哈耶克同樣親自上陣,參與設計了一份凸顯寶璣在鐘錶歷史上獨特地位的廣告。廣告以寶璣的顧客拿破侖和丘吉爾分別作為形象代言人,並摘錄巴爾扎克、大仲馬、普希金、司湯達等歐洲著名作家在其作品中對寶璣的描述,通過名人名作展示寶璣的深厚歷史底蘊。20064月,斯沃琪集團和全球最大手錶連鎖公司Tourneau達成合作協議,聯合在美國開設奢侈手錶專賣店,打通在全球最大奢侈品市場的銷售關脈。此外,斯沃琪集團還先後在巴黎梵頓廣場和日內瓦開設寶璣博物館,並不計代價購買所有Abraham-Louis Breguet時期的留存表。200110月,一隻1808年生產的稀有陀飛輪懷錶以195萬瑞士法郎被寶璣博物館購回。一系列的運作之後,寶璣在奢侈表界重新抬頭,根據佳士得、蘇富比和安帝古倫的拍賣數據,寶璣的身價(以最高拍賣價格衡量)已經超過勞力士、江詩丹頓、愛彼,僅次於拍賣明星百達翡麗。200711月,一款為法國皇后約瑟芬定制的寶璣腕錶,在佳士得以約136萬美元的價格成交,是佳士得當年鐘錶拍賣紀錄的第三位。

 

 

 

  體育行銷拉動歐米茄等品牌持續增長在強力運作奢侈品牌的同時,斯沃琪集團並沒有放棄中高端鐘錶市場。實際上,斯沃琪集團20多年前還僅僅是普通的瑞士鐘錶作坊,其前身SSIHASUAG和其他瑞士鐘錶公司一樣,在上世紀7080年代,受到西鐵城、精工(SEIKO)、卡西歐等日本鐘錶公司的衝擊,陷入流動性危機並一度面臨被收購的危險。在哈耶克的推動下,擁有歐米茄、天梭等鐘錶品牌的SSIH與擁有機芯製造公司ETAASUAG1985年合併成為SMH(斯沃琪集團的前身),並逐步在低端市場取得數量的優勢。同時,斯沃琪集團也繼續爭取保持原有品牌高端優勢,由於平價低價產品與高端奢侈產品的二八效應,即佔銷售數量20%的高端顧客貢獻了銷售收入80%,斯沃琪集團的發展重心逐漸轉向中高端手錶。斯沃琪集團在高端手錶的行銷中,體育行銷是其中的重要環節。

 

 

  歐米茄是斯沃琪集團一直持有的高端品牌,1848年與瑞士同年誕生,並於1894年因為研製出19鏈機芯而舉世聞名,迅速成為卓越品質的標誌。此後,歐米茄在技術上創造了一連串的記錄:1917年被英國皇家空軍選做戰鬥兵團的標準配備;1933年成為義大利空軍專用表;1936年創造Kew Teddington天文臺97.8分的新標準記錄,至今無對手打破;1963年成為NASA(美國航太航空局)官方定時器,是唯一在月球上佩戴的手錶;並分別在1946年、1967年、1972年獲得第10萬、100萬、200萬張天文臺證書。由於技術的精準,歐米茄在1932年洛杉磯奧運會上,第一次成為奧林匹克官方指定計時器,並在此後22次奧運會上擔任計時器。歐米茄針對奧運會的需要不斷改進計時技術:1952年赫爾辛基奧運會,歐米茄採用了奧運會歷史上第一個電子計時儀器;1956年墨爾本奧運會,歐米茄引入了全世界第一個光感攝影機,解決了以往田徑選手集體衝線時難分勝負的難題;1961年,歐米茄發明瞭比賽記錄儀,讓每位選手的比賽時間都能顯示在電視屏上;1966年發明瞭在游泳比賽中適用的接觸墊,因選手的接觸而做出反應而不受水花震蕩的影響,這項技術至今仍為國家主要游泳比賽採用。

 

  和可口可樂、麥當勞等奧運會TOP合作夥伴一樣,歐米茄從奧運會中受益匪淺。首先,作為世界重要游泳和田徑比賽的指定計時器,歐米茄的聲譽在所有手錶品牌中獨樹一幟,成為奧運會合作夥伴本身就是卓越實力的象徵。實際上,歐米茄被精工替代成為東京奧運會的合作夥伴後,日本手錶一度稱雄,壓得瑞士手錶喘不過氣;其次,歐米茄的LOGO幾乎與賽場內的所有計時器如影隨形,而且計時器往往是相關項目拍照的重要背景,因此間接獲得無數的廣告機會。


  此外,歐米茄也圍繞體育展開品牌行銷,一方面,選擇奧運會之外其他運動項目作為贊助項目,使歐米茄在各個賽事領域成為運動計時器的同義詞;另一方面,邀請奧運明星作為品牌代言人,進一步鞏固其在運動領域的優勢,歐米茄的名人大使包括三任泳王亞歷山大波波夫、伊恩索普、邁克菲爾普斯,網球美女庫爾尼科娃和F1之王邁克舒馬赫等。高調的贊助和廣告計劃也使歐米茄聲譽日隆,銷量穩居高位。據相關資料,歐米茄在中國市場的市場份額超過20%,遙遙領先其他手錶品牌,銷售額大致相當於雷達、浪琴、勞力士三者的市場份額之和,而歐米茄的全球銷售收入約為50億元,佔其集團手錶收入的20%,超過LVMH手錶業務收入的總和,而利潤幾乎佔集團總利潤的一半,是斯沃琪集團無可爭議的銷售明星。 

 

 

 

  

事實上,斯沃琪集團的其他中端品牌,如浪琴、天梭、美度等具有和歐米茄同樣的體育行銷策略。如浪琴贊助一級方程式比賽、國際體操協會的指定賽事、國際馬術賽事、短道速滑等滑雪項目、法國網球公開賽等賽事,天梭贊助美國戴維斯杯網球公開賽、2000年雪梨奧運會、2006年亞運會、中國CBA籃球賽等。借助集團整體的體育行銷,相關品牌也獲得了優異的市場表現。值得注意的是,哈耶克宣稱斯沃琪集團要做每個細分市場的第一名,而天梭也已經成為中端品牌的第一名。第二輪整合,製造為王,壟斷瑞士製造 除了在奢侈表領域跑馬圈地,斯沃琪集團在手錶配件製造上也逐漸收購壯大,從1993年到現在,陸續收購了8家配件製造廠。截至2006年,斯沃琪集團共有14家配件製造廠,配件製造收入佔集團總收入的比例達到27.58%。事實上 ,配件發展對於斯沃琪集團不僅僅是收入的增長,而且還將影響到整個瑞士鐘錶行業的發展。需要強調的背景是,幾個世紀以來,瑞士的鐘錶製造一直是分工合作的小作坊形式,即機芯製造商和裝配商獨立分工,合作完成手錶的製作。近幾十年來,儘管技術的發展使相關的製造過程產業化,但空白機芯、表盤、表殼等其他配件製造與裝配、品牌分銷仍然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事實上,除了斯沃琪集團、勞力士、歷峰等大型鐘錶集團,瑞士鐘錶業很少有公司能獨立從頭到尾生產一隻手錶。絕大部分品牌都是向專業機芯公司購買機芯,然後裝置在自行設計的表殼內,這種專業化分工的生產模式可以大大降低生產成本。但是,這種鬆散的合作方式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即如果上游機芯公司限制供應,中小裝配廠商將面臨十分被動的局面,幾個世紀以來,瑞士鐘錶界保證任何企業的鐘錶配件需求的行規保證了這種鬆散聯盟的延續。

 

  

因此,斯沃琪集團連續收購的配件製造廠,也是其他鐘錶公司的供應商,其中ETAFrederic PiguetNivarox FAR三家舉足輕重。ETA1926年由當時幾大空白機芯製造商合併而成,並在1934年被斯沃琪集團的前身ASUAG收購,現在是瑞士最大的鐘錶機芯製造商,幾乎80%的瑞士鐘錶廠商都使用其機芯。ETA向市場供應30多種電子和機械機芯,其電子機芯主要供應Swatch,而機械機芯供應的廠商種類繁多,主要包括高端品牌雅典(Ulysse Nardin)、中端品牌帝舵、豪雅、寶格麗、浪琴,以及低端品牌天梭、美度、豪利時等。1993年被斯沃琪集團收購的Frederic Piguet,是瑞士最高端的機芯製造商,其客戶包括寶珀、愛彼、寶璣、江詩丹頓、萬國、伯爵等主流奢侈品牌。而2004年被斯沃琪集團收購的Nivarox FAR,幾乎壟斷了遊絲發條的製造,不僅向歐米茄、寶璣、寶珀等集團內品牌供貨,勞力士、百達翡麗、愛彼等也是其客戶。實際上,通過ETAFrederic PiguetNivarox FAR三家公司,斯沃琪集團控制了瑞士機芯產量的75%,並在某些關鍵配件上形成壟斷。

 

 

 

 

  至此,斯沃琪集團幾乎壟斷了鐘錶製造上游。如果斯沃琪集團打一個噴嚏,全部瑞士鐘錶業將感冒。比如一旦斯沃琪集團宣佈停止供應機芯,將對其他鐘錶廠商產生巨大影響。事實上,斯沃琪集團從2001年開始,分兩批逐漸減少甚至停止對集團外公司供應機芯。

 

  首先,停止對奢侈表供應機芯,Lemania20012月宣佈停止對外供貨,僅向寶璣和歐米茄供貨,在20019月正式實施,Daniel和豪雅均受到相當影響。Frederic Piguet原大部分專供寶珀,但同時部分最高級別的空白機芯也向集團外部公司供貨,重組後其分為三個部門,其中一個將繼續專供寶珀,一個小點的部門專供歐米茄,最小的部門將完工機芯供應其他集團外部公司。而且,外部公司在使用Prederic Piguet機芯的時候,必須在廣告中註明。此後,奢侈表另一機芯巨頭,歷峰旗下的積家也宣佈將減少外部供貨,奢侈手錶的行業協作因此完全被打亂。


  部分獨立廠商很早就開始類似斯沃琪集團的行業垂直整合,如勞力士先後收購錶帶製造商Gay Frres、表盤製造商Beyeler & Cie、齒輪製造商Boninchi。因此,斯沃琪集團的調整對其產生的衝擊只是局部的,但其擒縱系統和遊絲仍來自Nivarox FAR。而對於沒有相關準備的公司則是傷筋動骨,即使是很多知名的奢侈表公司也受到很大衝擊,比如百達翡麗的產品和戰略因此被迫修改。Lemania宣佈停止供貨之後,百達翡麗即于20015月、6月火速收購兩家配件製造公司Calame & CieErgas Sarl填補空白;並在戰略上進行調整,由數量導向轉向利潤導向,即將產量控制在市場需求量的70%,一方面減少對機芯等鐘錶配件的使用,另一方面人為製造需求緊張,再配合於二級市場的直接競購舊表等策略,通過二級市場升值吸引收藏買家,同時提升新表的價格預期。

 

  隨後,斯沃琪集團又停止對普通表供應機芯。哈耶克在2002年宣佈ETA將逐漸減少對外部公司的機芯供應,但受到其他鐘錶公司強烈反彈和瑞士競爭委員會(Swiss Competition Commission)的干預,不得不將原定的截止日從2006年後挪至2008年。

 

  對於哈耶克停止向外部公司停止供應機芯的行為,有猜測認為是哈耶克有野心讓所有瑞士鐘錶公司臣服,但同時也有分析指出,哈耶克的決定也反映了瑞士機械錶的整體供需失衡。由於機械機芯需要的龐大資金投入規模和在技術細節的高要求,在廉價石英機芯的衝擊下,除了斯沃琪集團旗下的ETA等大型製造商,瑞士很少公司堅持製造機械機芯。而同期全球對瑞士機械鐘錶的需求持續增加,據瑞士鐘錶工業聯合會統計數據,瑞士鐘錶的出口額在2003年後持續增長,2006年出口額比2003年增長33.14%(2)。一增一減使斯沃琪集團的機芯自給不再如前寬裕,為了保證集團內部的供給犧牲外部公司。

 

 

 

 

  此外,隨著鐘錶配件精度的提高,研發投入的增加還需要穩定的規模來消化,與傳統的作坊相比,斯沃琪集團的規模優勢有利於其在配件市場持續並購。如Nivarox FAR的遊絲發條在技術上的精細化,使其投入成本需要規模來抵消,而通過與斯沃琪集團旗下手錶品牌和配件公司的關聯採購,Nivarox FAR投資製造300多種不同的遊絲發條獲得了規模經濟效應。

 

  兩輪針對鐘錶市場的機芯限量供應後,有的企業被迫嘗試自己設計、生產機芯,有的則轉而投靠石英機芯,如百達翡麗目前已採用石英機芯生產部分產品。根據瑞士法律,如果指標企業要宣傳自己是瑞士製造,必須使用瑞士生產的機芯,這意味著包括百達翡麗在內的部分瑞士鐘錶公司將不得不放棄瑞士製造的金字招牌,而掌握瑞士機芯生命線的斯沃琪集團將壟斷瑞士製造

 

 

  佈局中國分銷市場
  通過與中國本土最大的鐘錶零售商新宇亨得利(03389.HK)合作,斯沃琪集團佈局中國鐘錶下游。一方面,斯沃琪集團在新宇亨得利上市時入股成為策略股東,據2006年年報顯示,斯沃琪集團持有新宇亨得利約7.24%的股權。此後20071221,斯沃琪集團以3.87港元增持新宇亨德利500萬股,持股比例由7.89%增長到8.09%,並成為公司第二大股東。另一方面,斯沃琪集團還成立控股公司瑞韻達(斯沃琪集團持有90%,新宇亨得利持有10%),接替新宇亨得利成為歐米茄和雷達的批發商,直接分享代理批發的利潤。

  2007419,斯沃琪集團和錦江集團以90%10%的比例組成合資公司,共同發展和平飯店南翼的物業。按照計劃,合資公司將投入3000萬美元,邀請全球的藝術家裝修南翼裙樓,並在2008年中之前完成,裝修後部分將作為斯沃琪集團在中國的旗艦店,並從此撬動中國潛力龐大的鐘錶市場。

 


 

  兩輪整合奢侈表市場從自由競爭到寡頭壟斷


  奢侈品牌表經過了兩輪整合,建立目前的市場競爭格局。第一輪在2000年前後,LVMH分別收購豪雅、EbelZenith等品牌,並因此成立了鐘錶分部,將其發展成為酒精飲料、服飾皮具、香水化粧品之外的第四個利潤中心。相關數據顯示,2004年到2006年,LVMH鐘錶和珠寶分部的收入增長47.4%,高於同期酒精飲料、服飾皮具、香水化粧品32.5%19.6%18.4%的增長率;而其近一年鐘錶和珠寶分部的經營利潤增長280%,遠遠高於同期酒精飲料、服飾皮具、香水化粧品的增長率10.7%11.3%28.3%同在2000年,歷峰以30億瑞士法郎收購積家、萬國和朗格三個品牌,加上之前收購的江詩丹頓、伯爵、卡地亞等品牌,歷峰的奢侈表品牌數量已經和斯沃琪集團不分伯仲。歷峰的鐘錶收入規模遠遠大於LVMH,且增長快速,2004年到2006年收入增長37.9%,而分部利潤增長88.96%

 

  經過第一輪整合,奢侈表品牌市場經歷了的比較徹底的洗牌,除了勞力士、百達翡麗等獨立品牌,其他奢侈表品牌都幾乎為斯沃琪集團、LVMH、歷峰等幾大集團把持,奢侈表進入寡頭競爭階段。從2001年底斯沃琪集團收緊包括機芯在內的鐘錶配件的供應後,奢侈表市場開始了第二輪整合。LVMH從兩方面進行調整,一是在20019月收購豪雅的主要錶帶供應商Artelink,保證旗艦品牌豪雅的生產不受影響;其次,在200312月將收購僅四年的Ebel出售給Mavado,集中資源發展豪雅等品牌。事實上,LVMH的鐘錶業務實力有限,與斯沃琪集團等實力對手硬碰硬的勝算不大,調整戰略的核心實際上是收縮鐘錶戰線,集中在體育細分市場發展豪雅品牌。


  而歷峰的鐘錶品牌是集團僅次於珠寶的第二大收入支柱,因此與LVMH不同,歷峰採取了針鋒相對的收購擴張策略遏制斯沃琪集團的擴張。一方面,先後收購配件封裝公司HGT Petitjean、配件拋光公司BestinClass、錶帶表盤製造公司Donze-Baume,保證集團內部的配件供應,完善集團內部的垂直產業結構;另一方面,接連收購MinervaRoger Dubuis兩家機芯公司,其中Roger Dubuis是歷峰旗下幾乎所有手錶品牌的機芯供應商,因此將手錶的核心部位機芯的控制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經過第二輪整合,奢侈表市場的座位最終排定名次,奢侈表的各種資源進一步向斯沃琪集團、歷峰、勞力士等鐘錶巨頭集中,成為奢侈表市場的第一集團軍;LVMH、百達翡麗等第二集團軍,則根據不同的特色,佔領不同的細分市場;而之前站在奢侈表門口徘徊的其他鐘錶公司,至此被品牌、配件兩座大山死死地擋在奢侈表市場的門外。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好書推薦,炎炎夏日去書店看看書找找它吧….呵呵!!

讓愛錶人可以了解更多集團經營的過程....!!!

Ted

 

 

最專業化的奢侈品公司:斯沃琪瑞表帝國階梯 

《新財富》 作者: 李淩 周瑩 文芳 毛學麟

  

核心品牌:寶璣、歐米茄,歐米茄全球銷售收入約佔集團手錶收入的20%


  在掌門人哈耶克(Nicolas G. Hayek)20多年的經營下,斯沃琪集團從一個搖搖欲墜的瑞士鐘錶公司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鐘錶集團。上世紀90年代以來,斯沃琪集團先後主導了兩輪影響瑞士鐘錶行業的並購整合,包含18個鐘錶品牌的倒金字塔品牌結構,取得奢侈表老大地位,並重新打造寶璣品牌,通過一系列運作推動其成為僅次於百達翡麗的拍賣行寵兒,並進而成為集團奢侈表旗艦。同時,斯沃琪集團還以運動行銷拉動以歐米茄等高檔品牌持續增長。更重要的是,它通過收購整合上游機芯等配件供應商,幾乎壟斷了配件製造資源,改寫了瑞士鐘錶的行業格局和發展模式。


  2007125,蒂芙尼宣佈與斯沃琪集團結成戰略合作夥伴,蒂芙尼將其手錶製造和銷售外包給斯沃琪集團,並分享相關業務的部分利潤。看似強強聯合,實際上是蒂芙尼的斷臂之舉,在寶格麗、歷峰等奢侈品集團的手錶業務已經做大到20-40%收入佔比的時候,重心集中于鑽石業務的蒂芙尼手錶業務還只佔公司業務的2-3%,在更加嚴酷的競爭面前,不得已將相關業務交給斯沃琪集團。


  與蒂芙尼手錶業務日薄西山相比,專注于鐘錶業務的斯沃琪集團則如日中天,其2006年收入、經營利潤分別比2004年增加21.63%50.85%(1),其股價也跑贏其他包含鐘錶業務的奢侈品集團,從20031120071231,斯沃琪集團股價上漲約210%,分別高於歷峰、LVMH、寶格麗的193%102%101%,而其近一年股價上漲約25%,更是遠遠高於歷峰、LVMH、寶格麗5%2.5%-12%的漲幅。

  斯沃琪集團今天的成功,得益於2000年前後在其主導下的瑞士鐘錶界兩輪整合併購。第一輪以奢侈品牌為中心的收購中,瑞士鐘錶品牌幾乎全部落入斯沃琪集團、歷峰、勞力士等集團手中,奢侈品牌鐘錶進入寡頭競爭階段。第二輪以配件製造為中心的整合中,相關公司的經營權變換,運行幾個世紀的瑞士手工作坊體制幾乎被徹底摧毀,斯沃琪集團、歷峰、勞力士等寡頭公司擁有的鐘錶品牌集中度進一步提高,並且資源在幾個寡頭中間也重新分配。經過兩輪整合,斯沃琪集團形成了包含18個品牌的倒金字塔的品牌結構,在奢侈品領域的影響力大大提高,並幾乎壟斷了配件製造資源,在瑞士鐘錶業的發言權空前提升。
  

 

第一輪整合,構建倒金字塔品牌結構
  在第一輪並購之前,斯沃琪集團雖然擁有歐米茄和寶珀(Blancpain)等高檔鐘錶品牌,但仍主要以中、低端產品為主。而這時的國際鐘錶界,石英錶越來越普及,瑞士的機械機芯高端手錶面臨停滯不前的局面,此時,堅信瑞士機械機芯所代表的高端手錶將迎來鼎盛時光的哈耶克,開始帶領斯沃琪集團大規模收購奢侈表品牌。

 

 


  最早也是最重要的一筆,是在19991月收購了寶璣(Breguet)。哈耶克本人即是寶璣的重要收藏者之一。此後,斯沃琪集團又陸續收購了Jaquet-DrozGlashutte Original 。在完成一系列收購之後,斯沃琪集團形成梯度完整的鐘錶品牌,充分掌握各個細分市場的機會:在奢侈表層面,寶璣、寶珀、歐米茄與歷峰旗下的江詩丹頓和伯爵,以及獨立品牌百達翡麗、勞力士競爭;在高檔品牌層面,其浪琴(Longines)、雷達(RADO)與帝舵(Tudor)、豪雅、寶格麗等對陣;在中端品牌層面,其天梭(TISSOT)、美度(MIDO)、與豪利時、梅花(Titoni)競爭;在低端品牌層面,Swatch則與西鐵城(CITIZEN)、卡西歐(Casio)等競爭。

  而且,斯沃琪集團形成了倒金字塔的品牌結構,即低端、中端、高端、奢侈表的品牌個數比例為3636,高端品牌特別是奢侈品牌的數量佔有絕對優勢,通過滿足不同消費偏好,吸引更多的富裕消費者(1)

  實際上,隨著斯沃琪集團的中心逐漸向奢侈表上移,奢侈表的收入在集團收入的比例逐漸增大,而且奢侈表的收入增長速度也快於中低端品牌。數據顯示,近年斯沃琪集團旗下奢侈品牌的收入一直保持兩位數的增長,天梭等中端品牌的增長率接近10%,而Swatch等低端品牌的增長率相對較低,並受到弱勢美元影響和中國產品的激烈競爭。
  值得注意的是,在斯沃琪集團在奢侈表市場快速擴張的同時,其他奢侈品集團同樣跑馬圈地,巨頭之間的縱橫捭闔深刻改變了奢侈表的實力版圖(附文)
  重塑寶璣品牌打造奢侈旗艦
  在完成對相關品牌的收購後,斯沃琪集團利用集團的雄厚資源,挖掘品牌內生增長。其中最經典的案例是寶璣。斯沃琪集團收購寶璣之後,通過在品牌、文化、製造、技術、市場等多方面協同運作,將寶璣進行重新包裝,使其成為斯沃琪集團的奢侈品牌旗艦。

 

 

 

    寶璣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775年,寶璣的創始人、天才技師Abraham-Louis Breguet在巴黎開設了第一家鐘錶店,憑藉淵博的鐘錶知識和過人的技術,吸引了當時最優秀的工匠投身門下,開始了其傳奇的鐘錶人生。1782年,推出最早的自動上條懷錶,它具備兩問報時、60小時動力儲存顯示、雙發條盒等創新功能;1783年寶璣推出了自鳴鐘彈簧,設計出優雅的鏤空圓點指針(後被稱為寶璣指針),改進了擺輪遊絲(後被稱為寶璣遊絲)1790年又發明瞭避震裝置,而其最偉大的發明陀飛輪裝置,消除地心引力對擒縱系統的影響,大大提高了鐘錶的準確度。


  對於這位鐘錶界的愛迪生,歐洲最知名家族後嗣哈勃斯堡公爵如此評價,“Breguet似乎發明瞭一切,以後的任何技術與設計似乎都只是他的發明變招而已。有了這些工藝和發明,寶璣席捲了整個歐洲,各國皇宮貴族均以擁有寶璣手錶為榮,甚至法國王后瑪麗安東尼也向Breguet定制了一枚懷錶。在此推動下,費時27年,一隻集計時、自動發條、報時、溫度顯示等功能于一身的懷錶大功告成,其水晶表面、表背和黃金打造的表殼都鑲嵌鑽石,堪稱鐘錶業空前絕後的傑作。但是在Abraham-Louis Breguet去世後,寶璣逐漸失去了往日的光輝,上世紀50年代到90年代,其幾次易手,不僅沒有達到先祖的境界,而且行走塵世,日益沒落。儘管如此,哈耶克仍認為寶璣具有無可比擬的品牌優勢,因為寶璣蘊含Abraham-Louis Breguet的天才基因,擁有百達翡麗才能媲美的傳奇歷史。哈耶克從投資公司Investcorp手中接過寶璣,並於2002年辭去斯沃琪集團CEO和總裁職務(僅留任董事會主席),轉任寶璣的董事會主席,從產品結構、機芯製造、行銷運作等方面對症下藥,重塑寶璣品牌。在產品結構方面,哈耶克改變了之前Investcorp對寶璣運動表的定位,寶璣是歐洲文化遺產的組成部分,它的座右銘是文化!寶璣是技術和藝術的絕妙聯姻,擁有寶璣,你就同時擁有愛因斯坦和貝多芬。因此,哈耶克接手之後減少了並購前主打產品Type XX的產量,以最能體現公司大師形象的陀飛輪手錶取而代之。

 


 在寶璣機芯製造方面,斯沃琪集團接盤前寶璣曾經面臨相當混亂的局面:寶璣擁有一家高級機芯製造公司Nouvelle Lemania,但Lemania僅有9%的機芯供應寶璣,而寶璣主要依賴積家的calibreFrederic Piguet兩個系列機芯。這樣的局面非常不利於寶璣品牌的形象。一方面,Lemania生產的頂級機芯被其他廠商使用,另一方面,寶璣所使用的積家機芯,也被其他廠商使用,因此寶璣在手錶的核心部件機芯上,並沒有獨特的優勢,寶璣的品牌也因此難以提升。對此,哈耶克首先整頓Lemania機芯公司,並將其改作寶璣的專供機芯公司,停止向其他五家公司的供應;之後,引入Valdar負責研發微機械和精密零件,寶璣只負責特殊機件的製造。同時,哈耶克將寶璣的員工由170人增加到230人,使更多的人手投入到設計與研發。結構調整後,高級機械機芯研發團隊也逐漸推出了一系列新機芯,重新為寶璣注入活力。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耐人尋味的一種醒思()

支付得起的高級手表

陋習傳播得如此之廣,不久以前(僅幾周前,或是幾個月前)人們對那些價格沒有標上好幾個零的手表還有點不屑一顧。這種普遍的傲慢讓我們直到今天還相信,隻有頂尖的手表才有價值,而其它的都可以被忽視。

 

在傳播這種錯誤的優越感過程中,媒體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除非是雙陀飛輪或是三陀飛輪,否則一隻新陀飛輪的誕生簡直就不值得浪費筆墨。除非外形是不規則的圓形,或是充滿肌肉感的外形結構,否則一個新表殼也不會得到任何合理的評價。也許我有點夸張,但也不為過分。如果沒有大額的營銷預算的話,謙虛謹慎的品牌根本上不了專欄。

 

今天,手表設計、建模和生產都採用的現代工具意味著研究實驗室的成果能夠更加平民化。他們可以創造一種新的手表類型,一種品質優良,有創新性,適應需求,而且價格可以承受(不,支付得起決不是一個貶義詞)。換言之,現如今把高級手表做得更加親民是完全可能的。

 

這不僅是商業計劃的問題,也是一個態度問題。而態度,在我們擺脫危機的過程中也必須發生改變。讓我們不要總是談瑞士,我們在專欄裡多次引用的例子Seiko精工就給人啟發。該品牌的Spring Drive游絲驅動等技術和科技上的成就,並沒有得到制表世界的真正認可。然而,這是一個技術絕對具有革命性的手表:半機械,半電力,半電子。Seiko精工的機芯是25年研究的成果(而採用的方法是瑞士放棄了的研究道路)。它的精密程度令人驚嘆,流暢的指針提供了一種表達時間流逝的全新象征手法。這隻手表的加工和裝飾工藝精美,而性價比仍非常合理。Seiko精工的日本人擁有了時間:他們知道自己的時代終將到來。

 

  

 

 

鐘擺向回擺動

 

 

這次危機可能會影響到每個品牌的排位,將已經得到默認的排名順序打亂,顛覆許多小型王國。整個市場的分割將被改變。力量的平衡會被打破。而事實上,各品牌,零售商,以及他們的中間力量例如代理商及分銷商之間的相互聯系,已經開始了改變。過去幾年,由於各品牌施加的壓力,零售商的儲藏室貨架全部裝滿了貨品,並開始難以承受。(如果你想要15隻這款表,那麼你必須收下30隻另外一個系列的手表。如果你想要這個系列,那你就也要庫存那個系列。”“這一系列每次訂貨必須在15隻以上。”“如果你想要我們的品牌,你必須放棄這個和那個競爭對手的產品。因為這次次貸危機,有害的元素已經與健康的組織混合在一起,不被市場接受的系列也與一些被市場認可的先鋒產品混為一談。新品很難上市或得到訂單,因為第一款還沒發出或就受到其它的打壓。

 

 

 

但是,我們並不是要過於同情零售商,因為他們和其他人一樣,曾經從這個時代的慷慨中大幅獲利。當然,那些曾提供多年良好忠實服務卻被迫從既定的分銷網絡清單中被清理出去的要屬例外。現在,這些零售商在受到多年的約束之后,突然成為眾人關注的目標,他們將目前形勢的改變看作是公理的轉變。現在終於輪到他們發號施令了!他們可以為自己做出決定了!

 

 

 

代理商和分銷商發現自己可以重新發揮作用。憑借多年的經驗,他們對自己的市場、系統、以及整個分銷網絡了如指掌,遠遠超越那些年輕MBA畢業生能達到的水平。這些年輕人即使在到母公司總部任職前先被送到分公司基層進行鍛煉,后來也很難達到那樣的水平。這次危機可能還意味著品牌狂潮的專賣店熱走到了盡頭,他們意識到, 即使專賣店的利潤率很高,維持全球各地的諸多旗艦店耗資過為高昂。我們聽說,一些籌劃很久的開店計劃已經被凍結了。

 

 

 

 

服務的職責!

 

紐約時報的專欄作者日前寫到他在麥迪遜大道上一家奢侈品專賣店裡的經歷。他穿著運動衫,牛仔褲以及休閑鞋去逛了十幾家名牌店。他發現銷售人員的態度完全改變了,從無動於衷到熱情好客,好象是一夜之間就改變了。在過去,就象Yves Saint-Laurent聖羅蘭專賣店的一位前任員工告訴他的,一個判斷客戶身份的慣用和有效的方法是隻看兩件東西:他的手表和他的鞋子。如果這些不是昂貴物品的話,那他就甚至都不值得打個招呼。今天,在衰退的壓力下,這些人現在開始彎下腰來提供服務了。任何一個持有信用卡的潛在客戶都是受到歡迎的。

 

他還寫到自己在Chanel香奈兒店裡的經歷。走進位於麥迪遜大道735Chanel香奈兒精品珠寶店才30秒,我的手腕就戴上了一隻價值4500美元的黑色J12陶瓷表。一位快活的銷售員告訴我他剛讀了一本書。書上說,戴著大號手表的人通常更容易給那些遇到他的人造成比本人實際身高更高的人。

這位專欄作者最后這樣總結自己的購物體驗,我當時戴著一隻花了不到3美元的(Acqua生產的)電子表,它取下來后被小心翼翼地放在一個鋪著天鵝絨的盤子上。

 

是的,傲慢和不遜一掃而光。即便僅僅是對客人說一句簡單的你好,服務的質量都已成為關注的焦點。在手表業尤其如此,這個技術性的物品需要關注、定期維護,而且在使用過程中還可能需要修理。產品的質量、服務的速度、價格的合理性都將比以往更加重要。有一天,我在一個鐘表博客上讀到一則警告。一位收藏家警告他的同事,當你買一隻高級手表時,你得為擁有這隻表的時間准備好一筆租金,因為售后服務的花費相當可觀﹔而且不要期望幾個月就能拿回來,因為等候期也會很長。 我們已經得到充分的警示。

 

 

 

擺脫危機?

 

誰能終結這個痛苦的歷程?” Paul Krugman保羅克魯格曼在二月底寫道。這位最近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和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沒有把1929年的大蕭條和目前的經濟衰退相提並論,而是把我們曾祖父時期的經濟衰退(1873年開始持續了5年的大恐慌)與之相比。克魯格曼解釋道,經濟危機是近期的壞消息而讓一切最終恢復的種子已經在被種下。

 

 

他以汽車工業為例。就象金融博客計算風險指出的,以目前的銷售比率來看,將現有車輛存貨全部更換完畢需要27年。大多數車在那之前就早將報廢,原因無非是被用壞,或是變得老舊,所以我們對於汽車的潛在需求正在慢慢積累。

 

手表當然不象汽車這樣不可或缺,但它畢竟已經存在了500年,對計時器的需求沒有理由會削弱。當這個行業最終復蘇到危機之前的水平時,鐘表將成為一種更加經久耐用,更先進,更可靠而且更精確的產品。因此,沒有理由放棄這個行業。相反,現在正是進一步做好研發工作,提升品質,加強服務,尋求新方案的好時機。所以,泡沫的產物,繼續努力吧。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時代的改變

 

整個環境將會改變,因為危機將把以前認為是理所當然的常態趕走,將那些(虛假)的等級打破。我們曾經認為這些等級已經牢固地建立。一些被嘲笑為過於審慎,反映遲緩,缺乏創意的制表師,將會得到荒謬的獎勵。相比起20世紀70年代中期最嚴重的鐘表業危機來說,上一次危機則完全是根本性的技術性問題(舊式機械表經過十年改變能夠重新搶回市場,將石英表變成了廉價手表和經濟型產品),而目前的危機更多的是一次文化上的突變。它標志著極端自由主義霸權的終結,所謂市場經濟是萬能的定律也隻是讓超豪華制表和時尚大眾市場之間的鴻溝越來越深。在兩個極端之間,一無所有,或者說很難有點什麼保存下來。

 

 

Nicolas G. Hayek早已感覺到這一鴻溝存在的危險。FH的前任總裁François Habersaat在泡沫開始膨脹之前也有所覺察。他常宣稱,瑞士不應該忽視中間市場,但幾乎沒有人聽他的。后來我們証實,當瑞士工業大面積放棄中間市場時,中產階級也被削弱得最為嚴重。在向高端奢侈品迅速前進的同時,Nicolas G. Hayek仍然鎮定地繼續在生產管理上努力。他知道這個金字塔必須建立在工業基礎之上,而這個基礎必須足夠大足夠牢固。這一基礎工作使Hayek得以重建Breguet寶磯品牌,並將該品牌推到金字塔的頂端。(這一主題,可參見由Bastien Buss所作的關於Breguet寶磯的文章。)而且,這一基礎工作還使該集團在目前的暴風雨中比其他公司更能經受考驗。

 

 

我們願意相信,當我們從這次危機中脫身時,目前的狀況將完全改變。幸存者將會變得相當謹慎,而制表業將會變得更合理,或者說,將具有更多實質性的內容,並且在性價比上取得更合理的平衡。但是,好的事情並不應該被否定。在這相當嚴峻的形勢下,我們仍發現比如創新,研發等一些好事。種種跡象已經顯示出來。

 

 

泡沫的產物

 

在泡沫的頂點,許多充滿創意和希望的品牌出現了。但就是此時,泡沫破滅了。對於這些泡沫的產物,它們將面臨什麼呢?它們的命運並沒有與制表業的將來失去聯系。因為在這些年輕的企業裡,我們常會發現最偉大的創新能力。新品牌不得不在叢林中殺出一條血路,在巨大的陰影下尋找一點點光明,在努力為制表藝術增添新的血液的過程中加倍地努力。許多品牌都聰明地將設計概念與計算機工具結合在一起,發展出了新的解決方案,探索了新的形式和功能。這些小公司就象靈活的瞪羚一樣,為手表設計注入了新的血液,影響了那些像大象一樣的大公司。

 

同時,這些新晉品牌中也有很多人被那些佔上風的高級品牌所迷惑,因此盡力想從那些高端區域裡搶佔份額。結果,價格一路攀升。我們常常可以看到,一個完全新創的品牌推出的首款表就貼上六位數價格的標簽(而且也毫無實力保証它一定會准確運行、可靠和提供方便的售后服務。)

他們的代表,通常是首席執行官本人提著公文包飛往新加坡,邁阿密或是莫斯科,向著名的收藏家們推介自己昂貴的新品。這些收藏家們的名字通常都在全世界各大洲際酒店的大廳裡小心地流傳著。全球到底有多少個這樣保管箱裡裝滿了雙和三重陀飛輪的 收藏家?一千?兩千?

 

 

如果隻是依靠收藏家,那麼你能否建立起一個長期的品牌?這個問題在今天看起來更加重要,因為金融危機也暴露了關於鐘表的投資價值的另一個制表業的神話。還有多少令人失望的事情在前路上等著我們?收藏家的保管箱裡裝滿了根本不值得他們付出巨款的東西,靜靜地在那裡蒙灰或是等待著在灰色市場上終結他的生命。各個品牌把這些手表當做夢想出售,當然,出售時所採用的名詞和財務專家使用的一樣。相比那些產品能夠代表投資和世代傳承的價值(比如,Patek Philippe百達翡麗所有推銷的努力都是建立在這些價值基礎上)的品牌,又有多少其它的品牌會目睹價值的大幅下降?相比那些享譽數十年的品牌仍在以適中的價格銷售高品質的經典產品(比如Rolex勞力士),又有多少其它的品牌完全通過營銷來運作?危機將會讓這些做法最終消失。但是,我們也不應失去過去這段時間的過度供應地激發出來的創意。

制表不是一門藝術而是一種工藝

 

但是,這種創意將更多地改變,變得更加務實。在這段時間,制表業把自已當做一種純粹的藝術,而不是一種工藝。這種思想從根本上將制表業牽引到雕塑藝術或是造形藝術的方向。荒謬的是,這導致了向石英時代來臨時就被拋棄的做法的回歸:對於計時精確性的競爭死灰復燃。

鐘表業是否正在向根本回歸,向有些人認為陳舊的價值回歸?有跡象表明了這樣的趨勢。目前瑞士鐘表出口的下滑與他們聲稱的高級藝術是有關系的。但藝術市場不也同樣受到金融問題和投機商的影響,正在以相同的方式下滑嗎?但是,這並非就完全意味著藝術本身也危機四伏。相反,它在超越時尚潮流而向根本價值回歸﹔它可以直接地專注於人的要求,並不需經過市場的階段。同樣,制表大概也正以同樣的方式回歸到精確、可靠、優質產品等自身更實際的價值上去。

 

 

Moser & Cie這樣不動聲色而又引人注目地出現的品牌,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而資深品牌Lange & Söhne朗格的手法也很值得贊賞。雖然這兩個例子都以某種特有的德國方式管理,但能在瑞士制表業(一個在Schaffhausen,另一個在Saxony)外圍運作、從而遠離混亂的中心也並非完全是巧合。這兩個公司也實証了傳統的手表能夠與創新並進。舉兩個例子,Lange & Söhne朗格將陀飛輪調校到秒,而Moser & Cie則創造了一種可以與一把螺絲起子相互替換的調節元件。

 

 

 

 

外圍區域還有另一個最近的例子有待証實。在法國城市MorteauPequignet發明了一種似乎非常可靠的基礎式機械機芯。由於我們本不期望Pequignet能做出這樣的行動,所以這一成果非常令人吃驚。(想要了解更多關於此案例的信息,請參見我們在本刊中關於法國品牌的文章。)該品牌的機芯將兩個世界的優勢集中在一起:這是一種全新的集成式結構,把可靠性,精確以及維修便利的需求都考慮到了。或許,這種calibre機芯將成為制表業在接下來幾年內的一個發展方向:支付得起的高級手表。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耐人尋味的一種醒思()

 

煩悶的夏季,望著天空一直在想一個不知道的未來,也同時想著現在身處的環境;看到整體大環境的變化,不由得回想到過去十五年前的台灣鐘錶市場,我還記得,不管是集團品牌還是代理商的品牌,都有很大的行銷操盤的空間,也於此許更式更樣的品牌活動或錶店活動,都會吸引我去注意或參與。在那時候總覺得很多新奇的感受(應說是過往不曾看過吧),每每錶店的朋友叫我去看錶,也就會讓人忍不住訂下了一只錶。

 

 

當時空的移轉到了十五年後的環境,望著天在想:現在的錶真的沒有什麼好買的,每一品牌的行銷手法也都差不多,也都過於膨脹的行銷了。這幾年不管是小品牌也好或是集團大品牌都不約而同的做了很多「夢幻」錶款,心想,真的是漂亮啊,但說也讓人覺得悶的是,所有品牌都在創新價格記錄;或許如我在三月份讀過的一篇文章,由Europa Star名表世界的資深記者Mr.Pierre Maillard所寫下的觀察現象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我們可以一起來分享那真實的一篇文章:

 

 

 

原文作者: Pierre Maillard
Europa Star
名表世界

 

去年,當市場進入全面興旺的同時,我們在這些專欄中寫道,當這些手表泡沫破滅時,它們將毀掉周圍的一切,損害完全無辜的人以及那些誠信的制表者,而如今,這一切都發生了。

繼其它行業的后塵,手表泡沫也的確已經破滅。它的破滅所造成的傷害現在還無法量化-情況還很難看清楚-因為震動的余波仍在整個行業回蕩。有些人期望SIHH日內瓦高級制表展能結束一月份令人沮喪的報道,另一些人則等待為期八天的BaselWorld巴塞爾世界展的結束來把這些不如意一掃而光。

我們是怎麼到了如此境地,到了這崩潰的邊緣?從實際的數據上看,非常謹慎的FH(瑞士手表業聯合會)估計僅20091月,瑞士手表出口就降低了21.5%(請注意這些數據反映的僅是海關的統計)。這將意味著相比20081月,少出口了86萬隻表,損失達到227百萬瑞士法郎。有些人認為高級表市場並未受到全球性衰退影響,而事實顯然並非如此。超過3千瑞士法郎(出口價)的手表的表現的確比其他手表要好一些,但他們的出口仍降低了14%

 

 

 

 

沒有一個市場-至少看上去是這樣-得以完全幸免。中國這個對於瑞士手表來說處處是黃金的地方也縮水了42.6%,而新加坡下滑超過了60%。瑞士手表的第三大市場日本,下降了24.2%,美國更差,下跌了28.5%。香港既是瑞士表的集散地,也是最大的市場,降幅為12%。俄羅斯則超過50%

歐洲在一片灰暗中顯得稍好一點,法國下降了5.5%,德國8.3%。就象當初預料的一樣,瑞士表進口下滑最嚴重的是那些受金融危機和房貸危機影響最大的國家: 對西班牙的出口下降了18.7%,對英國減少了13.9%。歐洲唯一一個屹立不倒的是熱愛手表的意大利,微微上升了0.6% -這是一個小小的安慰,但恐怕也是暫時的。

不過,哀鴻遍野中,也有一些國家是例外。令人吃驚的是,瑞士手表的第十二大進口國韓國上升了66.8%。瑞然這已十分令人驚訝,可是相比阿曼來說還算普通。阿曼的進口量則上升了115%,出口到阿曼的總值達到了340萬瑞士法郎。或許,在一場奢華的婚禮上,每一個客人都獲贈了一隻瑞士表。

所以,我們再次問:我們是怎麼走到今天的境地?

許多的Madoffs麥道夫

 

不容忽視,成天哀嘆著,這是其他人的過錯,這是瘋狂的金融形勢導致的,這是美國人的錯,這是連鎖反映的破壞, 扮演受害者的確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在這場危機中,想要免除某人的責任非常容易,因為鐘表業和許多其它市場一樣,在這場Ponzi龐氏游戲中扮演了危險的角色。很多制表者(但並非所有人)就象La Fontaine拉封丹寓言中的青蛙一樣,被短視的目標驅動,被高級表帶來的超高利潤所迷惑。他們擴張,擴張,再擴張,直到爆掉。

我們在手表設計上就能清楚地看到這種擴張的趨勢。正如美國汽車的生產廠一樣,制表者感到他們需要制造特別吸引人注意的腕上之物。手表變得越來越大,前所未有的巨大、瘋狂,前所未有的瘋狂,前所未有的賣弄,前所未有的華麗。

田園藝術在靜靜地進行著。當我們在另一個專欄中引用一位制表師的話時,制表藝術已經站上了最喧鬧的指揮台,並在追尋著更多的魅力。手表工業盡全力去改變,變得更色情,更性感。於是,一個接一個的亮點開始顫動,最后熄滅。

 

 

 

 

 

人類社會的故事總是一再地自我重復。似乎我們隻能在歡欣鼓舞和黯然神傷的輪回中前進。鐘表業就象其它行業一樣,將來一定會最終走出這場黑暗-或者衰退,或是任何其它你喜歡的名詞-但沒有人知道是什麼時候。另一方面,有一件事是肯定的,當它從這一次的萎靡不振中擺脫出來時,會發現自己所處的環境和以前已經完全不同。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LONGINES Packet Watch ,EXTRA 16J.Cal. 18.95M , 1937’ s

 

 

1.Cal. 18.95M 洗油前

 

最近開始努力的找尋過去那機械錶黃金時期的機芯,這一個念頭已經有好長的一段時間在蘊釀,當然過去的那幾年也買過不少的好機芯,但最後因為朋友要維修又跟我買走了,想一想很後悔真的,因為過去那時買到的價格比起現在便宜許多,也取得容易,反觀現今的時期許多好的機芯都不太好取得了(就算真的買下又好貴…!!)

 

所以瑞士的錶廠朋友告訴我的話是千真萬確的:「不是我不用高級古董經典機芯,而是難以得到又昂貴啊

 

 

2.Cal. 18.95M 看起來有些舊...庫存了很多年啊...

 

LONGINES Packet Watch ,EXTRA 16J,Cal. 18.95M , 1937’ s這組機芯是無意中找到的,雖然購得的代價不低,但我覺得很超值,為何?因為這組機芯在過去是用於高級的超薄型天文台懷錶,本身超薄的機芯夾層在製作上要達到天文台的等級就不太容易了。

 

 

3.Cal. 18.95M 洗油好了...光亮吧...

 

我最喜歡高級機芯做工其中之一為:K金齒輪(2,3,4番車)光看到就覺得很超值了,而視覺上那除了經典的三指橋式的橋版外,你們可以看到K金法碼擺輪(可微調)及蝸式微調器(那是很精密的微調系統也最精準的設計);我想那些做工現時已經不會有錶廠再如此的製造了(就連PPVCAP…)因為耗費工時及材料成本,取而代之的是縣今大家所看到的「光頭擺輪」(鈹銥合金擺輪),每一個獨立的橋版上可見手工倒角的邊緣非常的光滑,鴿血紅般的碩大紅寶石軸承,看得出錶廠對於這只機芯的用心(非一般小小的寶石軸心…);它的發條擋車是隱藏於發條蓋版下(為了超薄用心啊),機芯內所有的彈簧檔仔均為鋼材切削而成的這就是高級機芯的做工啊!

 

 

 

4.EXTRA 16J.Cal. 18.95M 每一個獨立的橋版上可見手工倒角的邊緣非常的光滑

 

接下來我還會一直採購New Old Stock 1930’ s~ 1960’ s的機芯(手錶及懷錶),因為我有一個大計劃要執行,為我自己加油吧!

 

 

 

Dream On Come True…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anerai  Radiomir 1936 PAM0249

 

我想,我可能只會從上述錶款擇一做為我唯一的"壞人海"紀念收藏,但是~除了1936及1938外;因為"它們"根本沒有其價值其行情!!

說真的從上到下的錶款它們的材質有何不同嘞?以及它們所使用的機芯?只有設計上的差異吧!!


 

Panerai  Radiomir 1938 PAM0232

 

我覺得是過度的炒作了,有朋友買到1938錶款已經是超過二十萬台幣了!!我覺得真的太瘋狂了,那1936嘞?聽說出價一萬多美元還是買不到的(天啊那要多少啊~!!)

 


 

Panerai Radiomir Base PAM0210

 

我一直以來只喜歡"簡單"的面盤設計(最好是原設計風格路線),諸如它們所出的複雜錶款,我一直認為已經"走味"了,如最近朋友買的八日鍊 PAM233 Cal.P2002 機芯,總讓我感覺"不倫不類"~要現代不現代,要復古不復古的多突兀的設計啊~!!(希望喜歡"它"的朋友別見怪純屬小弟個人的意見而已....);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們錶廠創新的精神(因為現在有集團金援),時至世界和平的今日,那來戰爭突顯出那過人的"設計"啊~~~呵!!!


 

Panerai Luminor LUMINOR MARINA LOGO PAM005

 

說到"未來的價值"會如何?我抱持著"保留"的態度,起碼一款新機芯還是必須要歷經十年以上的市場測試(甚至更久...),才能說它們是否為"好的機芯及好的設計"~!!

最後,我告訴大家還是選擇"簡單"功能的腕錶來使用吧~~如果你真的不想成為錶奴的話?!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2007/7/2

這幾天我承認除了心裡慘遭買錶所困外,每天在想我是否為錶奴嘞?相信許多朋友一定認為我這樣的人中毒已深可能很難治癒了;話說自從在這裡開啟了Blog也認識了一些剛開始有此徵兆或跟我一樣在煉獄中不可自拔的錶友們,我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沒有人願意站出來教育或奉勸後進有正常心理來接受錶的誘惑!

 

 

記得過去的我,可能有一只OMEGA的古董錶就很開心的睡不著覺,這是真的因為我記得在14~5年前跟一位老伯買下他手上那只傳說中的曲耳八掛面OMEGA Constellation星座的那一晚我儘是使出全身的力量要給它擦乾淨,攪的我太太都覺得我瘋了,直到它那迷人的腰線及底部那塊天文台金章都閃閃發亮我才肯放手,接著幫它換上一條大格紋的鱷魚皮帶才算大功告成;看到這想問你們:你們目前有此症狀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還好有得救!那還是初期症狀,因為你的慾望還停留在「OMEGA Constellation星座我總算擁有了」,若是在此時你清楚了自己想要的再衡量你的口袋,我相信你決對會比現在的我快樂!

 

 

若是你的口袋還有點錢又是多餘的,那就糟了;我相信會有90%的男人會開始忠心動搖,我不是說對女人是對:『錶』,因為你就會開始到處物色各個『名花』最後在沒有任何壓力下給她娶過門,因為人是貪心的動物,再下來就會不可自拔的身陷錶國名花的誘惑,成天腦海中想念它比想念家中糟糠還要多,接著當身邊的朋友只要帶著「它」出場,見到它就會令你熱血噴張的

 

 

那很慘,真的!我以那位不願俱名的受害者接受訪問說;錶哥、錶弟們夏天又到了,我們乾脆一起去游泳降降火氣吧;喔~~不、不、不噎~!你看那個人戴的那只Roger Dubuis Easy Diver不錯看吧!我不覺得耶?我再看看夠大、質感也不錯耶,最重要它們家的機芯都有日內瓦印記耶價格又比PP便宜耶嗯,我..我再「想」看看啦!

 

 

 

呦~~中毒了~!!!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2007/6/30

 

目前,台北每天中午的氣溫高到令人頭昏,心想「台北城」確實是一大悶鍋也;整天令人昏昏欲睡的很難受.好在,昨天中午禁不起在料理店擔當大廚的弟弟邀約,雖然是頂著大太陽無情的射殺,但還是吃好料的心態,令我鼓足十足勇氣的氣勢向前衝

 

 

 

來到長安東路77巷轉進去,我發現那邊還真是「荒煙淒涼」之地啊,根本是不起眼之地,端倪了一會,不久巷底的弟弟就出來迎接我啦;當我抬頭一望他們就連招牌都非常不明顯,我則是深深的納悶:他們老闆在想甚麼啊!呵

店名叫「大根」,這名字我知道好像許多人感覺是種很日式的男子氣慨名;但是,別攪錯了,據我所了解的是日本人叫大根的意思直接解釋是:白蘿蔔

還真是妙耶,進入後一眼望去他們還真的是「小小規模」的居酒屋,連吧臺的座位加上後座二處方桌座位,只能有20人一起享用

 

 

因為,最近為「買錶」所苦,只能藉由『吃』來平衡那心理的煎熬;誠如前文凱文兄所說的:沉淪啊!沉淪!那種滋味大概他也了解吧!對了,凱文兄還不來台北,你在忙甚麼啊~~~好料都告訴你了還不來

 

說不上來新鮮的滋味為何?



 

沒有腥味只有那種口中那散發的甘甜,不出一會我就把它們都吃的精光了。

說了太多了,還是說說我所吃的料理啦;你覺得夏天該吃的料理是何種最適當嘞?哈~當然是吃生魚片定食囉。我雖不是美食專家,但是我卻是嗜食日式料理成性,那味說不上來新鮮的滋味為何?但是,就是猶如在夏季高溫的天氣那種深山的冷泉直入喉嚨般的暢快!沒有腥味只有那種口中那散發的甘甜,不出一會我就把它們都吃的精光了。



 

料理長 : Mr.蔡  ...

推薦給大家希望你們有空過去品嚐一番他們的服務電話是:

(02) 2542-9773

請告訴他是Ted介紹來的~他會更努力的創造出好料給大家~ ok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2007/6/29

 

今天是我寫日誌的第一天其實過去一直想寫,只是覺得文筆不好還必須給每一位格內的好朋友們看,真是有一些不好意思的。

 

昨天晚上,錄完電台節目後和有春大哥聊起我們的生活環境,就不禁感慨到現今的生活空間及兒時的點點回憶;許多新一代的孩子,他們不知道過去祖父母那一代的生活,更無法想像現代他們父執輩過去的生活,我常常告訴孩子們要惜福,常抱感恩的心,會讓他們的心胸及視野的開拓;這是真的,起碼我是如此過生活,願和格上的每一位朋友共勉之!

 

 

終極版本 Pam 1938 100%複刻版

圖檔轉自Watch bus:快樂的一天:Panerai Radiomir PAM021 No.8 by Antony Tsai

 

話說,最近開始迷上大尺寸的PANERAI(不會吧)我想一定會有許多認識我的朋友都會覺得很好笑,因為我算是最早接觸到該品牌手錶的人,算一算約十一、二年前的事了;過去那個時代我們一群錶友們大都在研究小尺寸的Rolex 泡泡背,我曾經有一位朋友去意大利玩,回來帶著問我你喜歡嗎?我看了看直覺的告訴他:不會吧那種尺寸(直徑44mm)戴上手豈不是把時鐘掛上手嘛!看了看,我是覺得它那設計應該是軍錶吧(事實沒錯)他隨後補充了一句你要嗎?而我馬上直覺反應說:為何你不要它嘞?接著,他再說它真的太大了,買回來後一直被朋友笑,所以你有興趣嗎?我告訴他:那麼你想賣我多少錢嘞?就 28,000 吧!!!

 

 

終極版本 Pam 1938 100%複刻版

圖檔轉自Watch bus:快樂的一天:Panerai Radiomir PAM021 No.8 by Antony Tsai

 

 

就是它~!! PANERAI Ref.5218-201

不要懷疑喔,因為我拒絕他了,到現在還很後悔.幾年後我突然想起這檔事查它目前國際的行情;因為它是第一代的市售版本,哇咧!有沒有攪錯啊超出二萬元~~~~~美金這下我~~~!!!

 

Pam 190 - 8Day

 

Pam 190 - 8Day

 

因為上述如此的態度,造就今日內心的悔恨!!所以,我覺決定找一只最具代表性的錶款來戴,希望時時來告訴自己「別瞧不起任何錶款」,現在開始努力存錢買錶,等到藉時我將會把元兇”po上來讓大家端倪一番~!!

 

敬請期待並給予祝福!!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來啦~Dear Friend's~~

本人也於FM95.5真心之音主持《少年吔!爽啦!》節目,每星期日晚上8點至9點,可於線上收聽http://www.heartradio.net/newweb920102/index.htm

星期日天沒時間聽~我們會於次周三下午:一點~二點重播送給大家收聽~~!!謝謝大家的支持了~!!

說來奇怪~本來一向忙得不可開交的我~頓時間我竟然"空"下來了~這個轉變到目前為止~我還在適應它~!!

除了~工作外~我覺得關心社會及人群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因為是純公益性質的廣播電台節目)

謝謝有春大哥及戴戴台長的抬愛~希望為每個輕少年朋友"分憂解勞"~~!!

對了~好的作家我要用力介紹:

薩芙之說故事的盒子

http://city.udn.com/v1/blog/detail.jsp?uid=missthink

請每位朋友進去分享薩芙她寫作的心情~!!真的閱讀越快樂喔!!

 

Ted Tsai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My Dear Friends :  Mr.Lueba ( 開朗的老男孩) & Ray Tse (小胖)

 

每一天要睡覺前~心中總是有著無限感慨:我認識許許多多的朋友~我希望能夠幫忙大家處理任何我做的到的事務~沒有任何要求~只希望大家都開心快樂!!

我是很重視人與人之間感情的朋友~即便你們任何人跟我只有"一面之緣"~我都很開心!!

這二年來工作認識那些香港的同事及瑞士Mr.Lueba我覺得他們都是很善良的好朋友~希望每個人都順利平安!!

◎最後消息~Mr.Lueba他也離開公司了....唉!!

Ted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令人懷念的瑞士Basel巴塞爾火車站此時為晚上8點多~忙完工作準備吃飯~!!

 

我每天都在想如何創造出新的想法~也在想未來工作該如何計劃~唉~煩惱!

每天除了time ted blog上分想夢想給網上的每個朋友~還是希望將有新的發展~唉~!!

從新品牌開始~所以我最近將開始和國外的媒體朋友連線最新的2007's Swiss Basel & SIHH Watch Fair展前最新消息給每一位愛好鐘錶的朋友們一起分享~最新的產品消息~希望你們會喜歡!!!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示為Desco所代理的品牌 Arnold & Son 喬治王五世紀念錶(正面)

2007's Arnold & Son 喬治王五世陀飛輪双追秒計時西敏寺三問限量錶(背面),為瑞士複雜錶大師Christophe Claret製造,年產量相當少個位數計算,台幣定價:18,000,000 真是視覺的新饗宴!!



告別了過去工作上的朋友及同事~心中總是有著無限的感傷~!!

我一個人開創了台灣的分公司及市場~然而所謂:

一個人的開始是艱辛的~然而又是一個人結束所有~卻又是傷感不已的(因為出於非自願性~唉!!)相信有許多的朋友都可以感覺那一種無法形容的滋味~!!

身邊有許多好朋友告訴我:你一定會成功的~但是你必須要努力面對未知的工作環境(因為你該去該留下公司還沒有告訴你~但起碼你是唯一還存留下來的員工)~!!

我聽到了~我更相信我自己所付出及努力~終會到收成那一天!!在這裡~我要感謝過去這一年半來支持我的所有香港同仁(台灣的所有朋友)及總經理~我知道未來的我會創造出更好的品牌呈現給每一個愛護我的好朋友!!謝謝!!

很開心~將我過去所寫過的雜誌稿和每位愛錶的朋友一起分享希望藉由Time Ted  Blog來和全世界每一位對於鐘錶藝術有熱衷的朋友一起來創造"心"的世界~!!

如果寫不好更期盼朋友們真的要多多指教喔~ok!!謝謝!!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