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he good golden time


Laurent Ferrier Tourbillon


 


 


 



 


Laurent and Christian Ferrier父子


 


 


Ted Tsai


 


我想看到此錶,許多人會和我一樣的反應:很驚喜!喜歡鐘錶藝術的朋友應該可以看到這樣的手錶是屬於那一種層次的產品了,此錶是需要大量的手工是必然的,由於時代、科技工具的進步,這樣的陀飛輪已經不需要向過去的年代,從下訂單開始就必須要花許多的時間來等待它的完成;它算是一種單一功能的鐘錶藝術品,但卻又不是那麼的簡單,因為這是一只由Laurent and Christian Ferrier父子所合作設計製造的一只以Straumann游絲,做成的雙游絲的陀飛輪腕錶,這是過去所沒見過的一種將陀飛輪,這更是一個導向更精確的設計。


 


 



 


 


過去Laurent Ferrier是一位在Patek Philippes工作了20年的製錶師;爾後他又歷經了原型錶款的設計以及產品開發部門多年,終於在2008年他離開了Patek Philippes與兒子Christian Ferrier開始計劃屬於自己品牌的夢想腕錶,Laurent Ferrier希望創造出以自己的所設計的獨立傳統結構;初期他們父子和過去認識來自於BNB Concept的朋友Navas and Barbasini倆人一起來分工合作來開創屬於他們自己的品牌Laurent Ferrier


 


 



 


 


許多的獨立製作錶款,除了功能外,我想他們對於時間的精確性要求會更甚於大品牌的,誠如我極度讚賞的Kari VoutilainenPhilppe Dufour這些獨立製錶的大師便是以此為製錶最高原則;當我了解到Laurent Ferrier也是如此,心中不免覺得為他們喝采;他們所製作完成的每一只腕錶都必須要歷經法國的貝桑松天文台Besançon Observatory嚴格的檢測,這是一個嚴格的測試,每一只腕錶需要花上一個半月(45)依機芯擺放的六個方位及三種不同的冷熱溫差來測試,一般的瑞士天文台是針對「裸機芯」來測試,但是法國的貝桑松天文台不單如此,它們要求必須要將機芯完成裝置於錶殼內來測試,我覺得這是更精確的做法,因為光是機芯的單一測試後,再行廠內組裝,還是會產生誤差值的,畢竟「精密」這二個字,不只是工業化流程,它也是一種信任;許多人會認為,天文台不都是一樣嗎?如果沒有更深入的檢測,精密度是無從比較的,但我知道這是費工費時費成本的一種傳統檢測流程,不是現時的通用機芯大量計測的方式。


 


 



 


 


 



 


 


這是一只由二個方向相互抵消的陀飛輪游絲,它使用了Straumann游絲(這是H.MOSER & Co.產品上也使用的一種游絲);這一組陀飛輪花了Laurent Ferrier二年半的時間來研發完成,只為了完成一個高品質的陀飛輪系統,他使用了二組的Straumann游絲,各裝置游絲椿頭並於二個方向恆對,這就是一組雙游絲的擺輪,當機芯運轉時,將會產生二個相反方向力量,並將誤差值給相抵消了,你們可知道光是雙游絲修正就已經花上Laurent一整年的不斷修正


 


 



 


 


初看機芯的橋版,我很感動,只因這是過去50年代,只有陀飛輪天文台競賽得以見到的設計及做工,就連Patek Philippes現在都不這樣攪的做工,在Laurent Ferrier手上得以實現昔日的光輝;如橋板的倒角打磨、發條盒上的擋車板、雙游絲微天文台式調比重螺絲擺輪、極度拋光的陀飛輪框架都是令人動容興奮的做工;它們在錶盤上可也是以傳統的手工來製造,目前只有二種顏色,黑膽石面盤Onyx及白色手工琺瑯面盤enamel可供選擇,而那厚實的指針也是以貴金屬鍍釕ruthenium來製造。而陀飛輪機芯,光是組裝及測試就必須要花上一個月以上的時間,這是一個屬於完美的鐘錶愛好者追求的腕錶,只因真的完美呈現出腕錶收藏家及瑞士鐘錶技術傳統的藝術品。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