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MB&F



Horological Lab



Horological Machine No 4 Thunderbolt



Horological Machine No 2



Horological Machine No3 Frog 


 



一個好的鐘錶創作,必須是需要多年的沉潛思考,才能夠得以成就非凡大作!我喜歡不需要考量太多商業因素的設計作品,一心只想做出創作者本身的夢想大作;以上是聽了Max的想法及緣由後的觀感,當然我想只要是愛錶人應該都會有這樣的想像,如果可以得以實現,這是一種多為不可能的一件事,不過Max因為想法及勇氣來支持他,改變他的對於鐘錶品牌經營的路線,這更是小弟佩服的一件事,你能夠想像如果你正經營一個好的品牌,並且有豐厚的收益,你願意放棄它,轉向你所不知道的未來嗎?我們可以說他運氣好,但這不足以支撐這多年來的一切,最重要的是:經營者的經驗及思維智慧!


 


 



Horological Machine No2


 


 



 


過去在曾經工作於瑞士錶廠及品牌間的看法中告訴我,鐘錶產品的創作及生產,這些環節是非常很艱辛複雜的,因為瑞士鐘錶產業,從下而上有著太多的分工了,很多的細節、很多的成本計算考量,當然還有「耗費的時間」這一個敵人,所以有許多的消費者,不能夠了解到產品從紙上談兵到戴上手的過程是多麼辛苦的;本人得以了解到Max如何與他的朋友們完成這一切的感受,如果你從過去HM.1HM.2HM.3及這一次HM.4的作品,更可以了解到分工及整合的功力。


 


 



 


 


 



 


 


有朋友問我:這只是一只很基本功能的腕錶罷了(++能量儲存),為何比一只陀飛輪或是三問錶還貴,甚至它並不是使用貴金屬來做為錶殼。我聽到這樣的疑問,只能夠告訴他:這只錶不是賣所謂的「傳統」,它是一種不可能的夢想買賣,當然你有過這樣的夢想嗎?如果有,它絕對值得你擁有,如果沒有,你應該試著去看這樣的產品,增加自己的賞玩視野最重要的是這樣的錶,它的製造工序並不亞於你所了解的陀飛輪或是三問錶,因為這只錶並沒有許多高級品牌它們「共用的零件」,這只錶從構思到完成,整整花了三年並創造出311個零組件來完成


 


 



 


 


這只Horological Machine No 4 Thunderbolt (HM4-雷鳥號),我看到了許多的細節,光是那五級鈦製造的錶殼零組件,生產及打磨都必須要有非常有經驗的人來完成,五級鈦金是很難打磨的(尤其是環狀拉絲霧面及光亮的環狀曲面),而高清晰度的藍寶石水晶玻璃,不管錶底那塊或是錶身中間那段360 °的環狀水晶玻璃那一部份,都必須要專業的水晶玻璃製造廠量身訂製,而到手後Max他們必須請其分工將它打磨拋光至光學透視的標準;由Les Artisans Horlogers鐘錶工作室的製錶師Laurent Besse and Beranger Reynard創造出H型雙發條機芯更是一絕,以此錶的動力傳輸來看,它們的齒輪排列是一門學問,你們可見時間得顯示呈現於直立狀態,故這中間它們的衛星齒輪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也意謂著更高的精密度,如果將其發條能量的顯示分開在另外一邊,它能夠更精確的告知你目前的能量(因為這一邊的錶冠是直接將有著72小時的動能儲存動力傳達到前方顯示窗),另一邊的錶冠則是負責讓你調整時間(簡單操作的方式毛病更少);本人深信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機械結構設計,誠如Max說到:與其說他們是一個獨立製錶品牌,更好的解釋應該是:Horological Lab 鐘錶實驗室。


 



 


 


 



Horological Machine No 4 & my rolex Ref.1803WG 


 


這一點本人我相當的認同,因為他們已經跳脫出傳統瑞士製錶的規範了,更具體的說應該是一種提昇才是(Max和我一樣是老古董鐘錶的愛好者,但他加入了年少時的幻想原素),如同他的小名一樣:真是夠MAX (極限)了!


 


 



 


My dear friend : Max(Maximilian Büsser)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源自一個童夢的幻化


 


 



 


MB&F


Horological Machine No 4 Thunderbolt


 


自從2009年那場Max(Maximilian Büsser)來台北發表作品,我很仔細的聆聽那一次,他對於真我的夢想實現的勇氣有著一翻新的見解;也了解到他對於自己所創造的品牌的投入及專注力,我能夠了解到他作品的珍貴,因為每一只錶的誕生都是由他以及所有的好朋友齊力一起完成它(MB&F = Maximilian Büsser & Friends),過去這樣不可能的作品,方才得以實現在眼前。


 


 



 


 


 


這一次的作品可說是讓全世界一大票的錶迷嚇了一大跳,記得去年Max就已經慢慢的放出一丁點新錶的消息了,不過很多人很納悶:為何只丟出一個飛機引擎的側面照片!我是覺得很奇怪,也覺得可能是一種概念罷了,直到前幾天他所給的正式量產消息後,深刻覺得他果然真於自我的實踐啊。


 


 



 


 


 


Max說過他的童年算是過得開心,和我們一樣也玩過一樣童玩,看過一樣的卡通,當然對任何男人來說,小時候的無敵鐵金鋼或是科幻電影的原素,無一不影響到我們的成長,只是成年後的我卻無心留連於過往的點點滴滴。


 


 


 



 


 


 


這回取名為Horological Machine No 4 Thunderbolt (HM4-雷鳥號)倒是讓我千萬情緒擁入心頭,只因為不管從那一個角度來看它,都會有令人驚訝的設計及工序,這樣說很都人不太能夠理解,這只錶殼是採用最頂級的5級鈦金屬分為前、中、後三段來組裝,而光是從中間那段360 °的環狀水晶玻璃(一塊水晶玻璃需要100個小時的拋光及複雜的加工),就必須要耗費多少的工時及成本在上頭了,當然,這只錶從構思到完成,整整花了三年並創造出311個零組件來完成它(這些組件可沒有通用零件及螺絲),而此錶的猷如「飛機引擎」外觀則是由設計師Eric Giroud – Eric Giroud Design Studio來設計,最後的所有細節整合則是Maximilian Büsser本人來集結完成的。


 


 


 



 


 


 


置於錶殼內的機芯設計,是由Les Artisans Horlogers工作室的製錶師Laurent Besse and Beranger Reynard創造出H型雙發條機芯,它擁有雙獨立調整的設計(一個錶冠負責鍊、一個則負責時間的調整),此組獨立的手上鍊機芯更有著72小時的動能儲存,可以看到此錶的顯示分為時與分一組,而動力儲存的顯示在另一邊的「引擎」,當然此組機芯的擺輪設計在手錶的正中心,隔著水晶玻璃看著它那21,600 bph轉速,是一種享受,可以看到那一組蓮花擺輪在陽光下的反射,叫人好不快樂啊!


 


 



 


 


不管那一個地方細節,都是由瑞士的每一個專業製造設計師的心血來整合而成的,他們都不在同一個地方工作,但卻能夠做好個自的分工,真的教人感到相當的不可思議;過去,我曾問過Max這樣的錶款售後服務的問題,原來Max早已經準備好這樣的解決方案,他曾說:雖然我們沒有在同一個錶廠工作,不過我們已經做好其責任的規屬及分工,如果消費者有維修或保養的問題,當他拿到手錶後,便會將拿去給它們每一個地區的分工來處理,並可要求於送件到消費者取件只需要六個星期以內去完成。此話,讓我頭一回感到「獨立作品」的溫暖啊,當然,我覺得這是消費者的的權益;果然,Max不單是一個愛作夢的頑童,也是一個精明幹練的經營者啊!


 


 


 



 


 


 


有興趣的錶友,千萬別客氣,請告訴我,小弟會就所了解的告訴你們,關於這只錶不知有無可能,今年會不會來到台灣,敬請錶友們等待小弟的後續報導!


 


Ted Tsai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