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這幾年有許多品牌開始在操作將過去著名的古董機芯重新複刻使用,其中最著名喧騰過一時非VENUS Cal.175這組機芯了,如上圖  Maurice Lacroix 艾美錶,我相信大家都知道該品牌目前的市場價格已非過去那般親近人群了,最近這幾年每到Basel Watch Fair見到這組機芯的錶款都會讓人動心不已,今年它們也開使自己來設計一款新手上鍊計時碼錶Cal.ML106-2,而它們的機芯模組設計靈感來源就是它 VENUS Cal.175


 



 


關於CYMA它是來自於1862年由Joseph SchwobTheodre Schwob二兄弟所創立的;但是若正確來說1891Frederic Henri Sandoz的加入經營才算是將CYMA真正的推出市場;因為Frederic Henri Sandoz他所創立於瑞士的鐘錶重鎮Le Locle的鐘錶批發公司「Henri Sandoz & Cie」在1891年與Schwob兄弟的Tavannes鐘錶公司結合才算正式開創了『CYMA』的道路。因此CYMA這個品牌名稱在1891年後也正式烙印在所有機芯及面盤上了;你知道嗎?「CYMA」這個品牌在法語的意思是說:最高也最頂點的意思!



 





 

 1940's  Cyma Watch AD - 仔細看海報它的實品如下列二只錶




CYMA在草創初期,當時除了生產一般日常用的簡單錶款、計時碼錶外,它們還是「製造問錶」及「超級複雜功錶」等多功能產品專業製錶廠;當1890年那一年它們取得了第一次的產品專利設計開始,從那時後它們也正式開始營業成長;最早期錶廠的從業人員只有40人,但是每一位鐘錶技師必須要一天完成4枚以上的鐘錶機芯製造。



 




 



1892年那時的瑞士鐘錶重鎮La Chaux-de-Fonds是當時所有製造鐘錶同業共同組合加盟的地區。「Tavannes-Cyma」、「Cyma」、「Tavannes的名稱都是相同的公司品牌名稱,因為業務量的緊急擴大,特別是針對亞洲區的市場它們相當的積極進入開拓的可能性;除了歐洲市場外就連英國市場也是它們的業務重點,如戰時英國軍隊採用性能及銷售成績不錯,進而使得也亞洲區中國市場也開始向它們訂購。


 


1905年世紀初它們的工廠產能已經到達一天1000枚機芯的數量;一直到1938年從2000名的規模到達了一天可產出4000枚機芯,除了外部機芯供應廠外(計時碼錶機芯供應商)CYMA本身連錶殼都已經可以自己生產製造;供應計時碼錶機芯商中,則以Valjoux為它們多數採用。1943年它們獨特設計的半自動機芯Cal.420發表,裝置其旗下方形錶殼「Watersport」錶款系列中,是收藏家最愛的藏品之一;1957年則開始發展出雙向上鍊的自動機芯Cal.485它們也同時供應給Longines 錶廠代號為Cal.380機芯來使用。



 


 


這次介紹的品牌是Cyma的副牌Tavannes(它們都是同一家人,只因發行區域的差異所設定的牌子)


 


所有的錶迷都知道1960年代是機械錶的『黃金時期』,這時每家錶廠已經開始白熱化的競爭,為了『降低營運成本』許多大廠紛紛不再自己生產自家機芯或零件(因為自家生產將帶來更多的人事及機械...等成本提高),這時基礎機芯供應商也開始大量提供基礎機芯模組及零件給每家錶廠使用如:ETA . AS…(日後可再說更多不為人知的瑞士鐘錶產業分工)因此在1966年則是Cyma最難過的一年,因為營運成本的問題,迫使它們的財務一一浮現出問題,好在這時因為有「Chronos Holding」控股公司的加入,它們的財務及營運問題才得以疏解。


 




 





 


 


各位朋友們請注意它們使用了VENUS所製Cal.175機芯(VENUS Watch S.A為當時的著名的計時碼錶供應商),有別於當時許多錶廠都是以Valjoux機芯廠所製造的產品為主(CYMA也是)VENUS Cal.175機芯過去大家都知道,它是百年靈最常使用VENUS機芯,但是在CYMA則是少見的。


 


關於這枚VENUS Cal.175的所有細節而言,從機芯打磨上我們可以發現底部機版有著薩拉芝圓點打磨,在上層的夾板我們看到了日內瓦斜坡紋及機板的倒角拋光打磨,整體而言它的做工已經不是『普通』的計時碼錶機芯的打磨處理了,你們注意到了嗎?它配備高級錶所使用的鵝頸式微調裝置並加以「拋光打磨」,就連使用它最大宗的百年靈都沒有做過這樣的工序(應該是有,但是極少印象中應該是『ProType市場實驗作品』才會出現這樣的做工);雖然CYMAVENUS的合作作品並不多,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它確實值得我們收藏細細品味的古董錶!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這幾年有許多品牌開始在操作將過去著名的古董機芯重新複刻使用,其中最著名喧騰過一時非VENUS Cal.175這組機芯了,如上圖  Maurice Lacroix 艾美錶,我相信大家都知道該品牌目前的市場價格已非過去那般親近人群了,最近這幾年每到Basel Watch Fair見到這組機芯的錶款都會讓人動心不已,今年它們也開使自己來設計一款新手上鍊計時碼錶Cal.ML106-2,而它們的機芯模組設計靈感來源就是它 VENUS Cal.175

 

 

關於CYMA它是來自於1862年由Joseph SchwobTheodre Schwob二兄弟所創立的;但是若正確來說1891Frederic Henri Sandoz的加入經營才算是將CYMA真正的推出市場;因為Frederic Henri Sandoz他所創立於瑞士的鐘錶重鎮Le Locle的鐘錶批發公司「Henri Sandoz & Cie」在1891年與Schwob兄弟的Tavannes鐘錶公司結合才算正式開創了『CYMA』的道路。因此CYMA這個品牌名稱在1891年後也正式烙印在所有機芯及面盤上了;你知道嗎?「CYMA」這個品牌在法語的意思是說:最高也最頂點的意思!

 

 

 1940's  Cyma Watch AD - 仔細看海報它的實品如下列二只錶

CYMA在草創初期,當時除了生產一般日常用的簡單錶款、計時碼錶外,它們還是「製造問錶」及「超級複雜功錶」等多功能產品專業製錶廠;當1890年那一年它們取得了第一次的產品專利設計開始,從那時後它們也正式開始營業成長;最早期錶廠的從業人員只有40人,但是每一位鐘錶技師必須要一天完成40枚以上的鐘錶機芯製造。

 

 

1892年那時的瑞士鐘錶重鎮La Chaux-de-Fonds是當時所有製造鐘錶同業共同組合加盟的地區。「Tavannes-Cyma」、「Cyma」、「Tavannes的名稱都是相同的公司品牌名稱,因為業務量的緊急擴大,特別是針對亞洲區的市場它們相當的積極進入開拓的可能性;除了歐洲市場外就連英國市場也是它們的業務重點,如戰時英國軍隊採用性能及銷售成績不錯,進而使得也亞洲區中國市場也開始向它們訂購。

 

1905年世紀初它們的工廠產能已經到達一天1000枚機芯的數量;一直到1938年從2000名的規模到達了一天可產出4000枚機芯,除了外部機芯供應廠外(計時碼錶機芯供應商)CYMA本身連錶殼都已經可以自己生產製造;供應計時碼錶機芯商中,則以Valjoux為它們多數採用。1943年它們獨特設計的半自動機芯Cal.420發表,裝置其旗下方形錶殼「Watersport」錶款系列中,是收藏家最愛的藏品之一;1957年則開始發展出雙向上鍊的自動機芯Cal.485它們也同時供應給Longines 錶廠代號為Cal.380機芯來使用。

 

 

這次介紹的品牌是Cyma的副牌Tavannes(它們都是同一家人,只因發行區域的差異所設定的牌子)

 

所有的錶迷都知道1960年代是機械錶的『黃金時期』,這時每家錶廠已經開始白熱化的競爭,為了『降低營運成本』許多大廠紛紛不再自己生產自家機芯或零件(因為自家生產將帶來更多的人事及機械...等成本提高),這時基礎機芯供應商也開始大量提供基礎機芯模組及零件給每家錶廠使用如:ETA . AS…(日後可再說更多不為人知的瑞士鐘錶產業分工)因此在1966年則是Cyma最難過的一年,因為營運成本的問題,迫使它們的財務一一浮現出問題,好在這時因為有「Chronos Holding」控股公司的加入,它們的財務及營運問題才得以疏解。

 

 

 

 

各位朋友們請注意它們使用了VENUS所製Cal.175機芯(VENUS Watch S.A為當時的著名的計時碼錶供應商),有別於當時許多錶廠都是以Valjoux機芯廠所製造的產品為主(CYMA也是)VENUS Cal.175機芯過去大家都知道,它是百年靈最常使用VENUS機芯,但是在CYMA則是少見的。

 

關於這枚VENUS Cal.175的所有細節而言,從機芯打磨上我們可以發現底部機版有著薩拉芝圓點打磨,在上層的夾板我們看到了日內瓦斜坡紋及機板的倒角拋光打磨,整體而言它的做工已經不是『普通』的計時碼錶機芯的打磨處理了,你們注意到了嗎?它配備高級錶所使用的鵝頸式微調裝置並加以「拋光打磨」,就連使用它最大宗的百年靈都沒有做過這樣的工序(應該是有,但是極少印象中應該是『ProType市場實驗作品』才會出現這樣的做工);雖然CYMAVENUS的合作作品並不多,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它確實值得我們收藏細細品味的古董錶!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過去曾寫過 : 瑞士的鐘錶業起源於以日內瓦為中心的法、瑞邊境的侏儸山谷山脈,以及盆地間的小村、城鎮中,早在15世紀,日內瓦的珠寶匠和金匠便開始製造起鐘 錶。


 


光是在鐘錶谷方圓20公里內,就有約莫百家的鐘錶工廠,至今製造鐘錶雖已逐步仰賴電腦程式設計製作,但有某些精密製程還是只能靠工匠熟練精細的手工技 術完成。工廠裡製作一件精品通常需要1個月的時間,因為大部分工作都是經由手工完成,來到工廠,總能看見鐘錶師傅兩眼專注、雙手靈巧地使用古老製法完成精 密的計時儀器,也能感受到這群人細心守護瑞士鐘錶業的用心。


 




 


 


安提古倫這次6月2日這場拍賣會中我看到了它,讓我心中泛起了一股漣漪,因為過去我始終認為這是一只『懷錶之神器』,當然它的複雜性並不在話下,但是最重要的是它的(質感及氣勢),猶記得約莫12年前日本鐘錶雜誌看到了它,那種悸動至今還沒退散~!!當時錶店開出價約日幣 : 8.400.000 日元,想想這個價格可以買下一狗票的高級錶了,但是話說回來還原至今,當時它的身價到現在也都沒有太大的變動,唯獨現在出場的產品都是(收藏家)出讓進到拍賣會裡的;我一直想它真的是好東西,更值得代代相傳的收藏品!!




 


該錶目前日本的Shellman錶店已經賣價到 : 日幣12,600,000 元~~天啊~!!換算過來為 : 約台幣3,400,000元~~!!




 


Important Collectors' Wristwatches, Pocket Watches & Clocks
The Ritz Carlton Hotel
Saturday 2 June 2007





 


再看看目前該錶拍賣的成交價為 : 港幣436,600 元 (合台幣約1,830,000元~超值吧!!)它還是18k玫瑰金的喔~!!


“Exceptional Chronograph Work” Patek Philippe & Cie, Genève, No. 97549, case No. 215443. Made in 1895, sold on May 25th, 1901 to George M. Jewett. Very fine, rare, and important, keyless, minute-repeating, 18K rose gold and polychrome enamel pocket watch with unusual split-seconds chronograph and semi-instantaneous 30-minute register. Accompanied by the original box and Extract from the Archives.

Property of an Italian Collector



它的來頭真是不小啊~!!早期1895年PP為 George M. Jewett.訂作品了,直到1901年才拿到得成品~但是,它最後還是流入一位意大利的收藏家手中收藏多年最近才得以見到它~!!!


 


基本上玩錶不可帶有太多的(商業氣質)在裡頭,往往如此便錯過了好東西,我相信許多的好朋友跟我一樣有那種愛錶的氣慨,但卻又沒有那種一擲千金的肚量及豪氣,最後還是希望將這過去美好得夢想跟大家一起分享!!!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過去曾寫過 : 瑞士的鐘錶業起源於以日內瓦為中心的法、瑞邊境的侏儸山谷山脈,以及盆地間的小村、城鎮中,早在15世紀,日內瓦的珠寶匠和金匠便開始製造起鐘 錶。

 

光是在鐘錶谷方圓20公里內,就有約莫百家的鐘錶工廠,至今製造鐘錶雖已逐步仰賴電腦程式設計製作,但有某些精密製程還是只能靠工匠熟練精細的手工技 術完成。工廠裡製作一件精品通常需要1個月的時間,因為大部分工作都是經由手工完成,來到工廠,總能看見鐘錶師傅兩眼專注、雙手靈巧地使用古老製法完成精 密的計時儀器,也能感受到這群人細心守護瑞士鐘錶業的用心。

 


 

 

安提古倫這次6月2日這場拍賣會中我看到了它,讓我心中泛起了一股漣漪,因為過去我始終認為這是一只『懷錶之神器』,當然它的複雜性並不在話下,但是最重要的是它的(質感及氣勢),猶記得約莫12年前日本鐘錶雜誌看到了它,那種悸動至今還沒退散~!!當時錶店開出價約日幣 : 8.400.000 日元,想想這個價格可以買下一狗票的高級錶了,但是話說回來還原至今,當時它的身價到現在也都沒有太大的變動,唯獨現在出場的產品都是(收藏家)出讓進到拍賣會裡的;我一直想它真的是好東西,更值得代代相傳的收藏品!!


 

該錶目前日本的Shellman錶店已經賣價到 : 日幣12,600,000 元~~天啊~!!換算過來為 : 約台幣3,400,000元~~!!


 

Important Collectors' Wristwatches, Pocket Watches & Clocks
The Ritz Carlton Hotel
Saturday 2 June 2007



 

再看看目前該錶拍賣的成交價為 : 港幣436,600 元 (合台幣約1,830,000元~超值吧!!)它還是18k玫瑰金的喔~!!

“Exceptional Chronograph Work” Patek Philippe & Cie, Genève, No. 97549, case No. 215443. Made in 1895, sold on May 25th, 1901 to George M. Jewett. Very fine, rare, and important, keyless, minute-repeating, 18K rose gold and polychrome enamel pocket watch with unusual split-seconds chronograph and semi-instantaneous 30-minute register. Accompanied by the original box and Extract from the Archives.

Property of an Italian Collector

它的來頭真是不小啊~!!早期1895年PP為 George M. Jewett.訂作品了,直到1901年才拿到得成品~但是,它最後還是流入一位意大利的收藏家手中收藏多年最近才得以見到它~!!!

 

基本上玩錶不可帶有太多的(商業氣質)在裡頭,往往如此便錯過了好東西,我相信許多的好朋友跟我一樣有那種愛錶的氣慨,但卻又沒有那種一擲千金的肚量及豪氣,最後還是希望將這過去美好得夢想跟大家一起分享!!!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Panerai  Radiomir 1936 PAM0249


 


我想,我可能只會從上述錶款擇一做為我唯一的"壞人海"紀念收藏,但是~除了1936及1938外;因為"它們"根本沒有其價值其行情!!


說真的從上到下的錶款它們的材質有何不同嘞?以及它們所使用的機芯?只有設計上的差異吧!!




 


Panerai  Radiomir 1938 PAM0232


 


我覺得是過度的炒作了,有朋友買到1938錶款已經是超過二十萬台幣了!!我覺得真的太瘋狂了,那1936嘞?聽說出價一萬多美元還是買不到的(天啊那要多少啊~!!)


 




 


Panerai Radiomir Base PAM0210


 


我一直以來只喜歡"簡單"的面盤設計(最好是原設計風格路線),諸如它們所出的複雜錶款,我一直認為已經"走味"了,如最近朋友買的八日鍊 PAM233 Cal.P2002 機芯,總讓我感覺"不倫不類"~要現代不現代,要復古不復古的多突兀的設計啊~!!(希望喜歡"它"的朋友別見怪純屬小弟個人的意見而已....);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們錶廠創新的精神(因為現在有集團金援),時至世界和平的今日,那來戰爭突顯出那過人的"設計"啊~~~呵!!!




 


Panerai Luminor LUMINOR MARINA LOGO PAM005


 


說到"未來的價值"會如何?我抱持著"保留"的態度,起碼一款新機芯還是必須要歷經十年以上的市場測試(甚至更久...),才能說它們是否為"好的機芯及好的設計"~!!


最後,我告訴大家還是選擇"簡單"功能的腕錶來使用吧~~如果你真的不想成為錶奴的話?!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Panerai  Radiomir 1936 PAM0249

 

我想,我可能只會從上述錶款擇一做為我唯一的"壞人海"紀念收藏,但是~除了1936及1938外;因為"它們"根本沒有其價值其行情!!

說真的從上到下的錶款它們的材質有何不同嘞?以及它們所使用的機芯?只有設計上的差異吧!!


 

Panerai  Radiomir 1938 PAM0232

 

我覺得是過度的炒作了,有朋友買到1938錶款已經是超過二十萬台幣了!!我覺得真的太瘋狂了,那1936嘞?聽說出價一萬多美元還是買不到的(天啊那要多少啊~!!)

 


 

Panerai Radiomir Base PAM0210

 

我一直以來只喜歡"簡單"的面盤設計(最好是原設計風格路線),諸如它們所出的複雜錶款,我一直認為已經"走味"了,如最近朋友買的八日鍊 PAM233 Cal.P2002 機芯,總讓我感覺"不倫不類"~要現代不現代,要復古不復古的多突兀的設計啊~!!(希望喜歡"它"的朋友別見怪純屬小弟個人的意見而已....);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們錶廠創新的精神(因為現在有集團金援),時至世界和平的今日,那來戰爭突顯出那過人的"設計"啊~~~呵!!!


 

Panerai Luminor LUMINOR MARINA LOGO PAM005

 

說到"未來的價值"會如何?我抱持著"保留"的態度,起碼一款新機芯還是必須要歷經十年以上的市場測試(甚至更久...),才能說它們是否為"好的機芯及好的設計"~!!

最後,我告訴大家還是選擇"簡單"功能的腕錶來使用吧~~如果你真的不想成為錶奴的話?!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一直很喜歡它的機芯及打磨,過去多年前我曾買過CYMA二戰軍錶及它們的懷錶,我始終一直認為過去的錶廠很重視機芯的素質及打磨,也或許現今的經濟及競爭,迫使錶廠都一一放棄它們最引以為傲的自家機芯產品,全部都改用通用機芯及模組;有朋友問我為何?我只能說因為1980’s後期因石英錶打倒的錶廠,有許多家名廠都被亞洲區的大財團買下,因此沒有辦法延續過去它們多年的光榮歷史,這是因為考量到他們營運的成本問題;這樣說相信大家知道也看到目前各大品牌它們的產品中發現一些契機


 


 


 


Roger Dubuis Hommage


 


Roger Dubuis這個品牌是小弟一直很喜歡的牌子,過去的它還是由Mr.Roger Dubuis本人主導時1985’s~ 1996’ s的產品我更為激賞,而現今後期則由其一創辦人該品牌的行政總裁Mr.Carlos Dias領導品牌走向豪華兼具流行時尚的風格;有人叫好,但是我們這些「守舊派」的人始終還是喜歡過去它那『不慍不火』的設計又極具『新古典主義』的浪漫。


 


 


 


Cal.RD27


 


今天所要說的是Roger Dubuis1995’s出品的Hommage系列,你們可以發現那個極古典的白色羅馬字體面盤,它是由手工製成的琺瑯面盤,使用的機芯是Cal.RD27其製作水準已經達到日內瓦的印記要求;除此外,它們為了使該機芯的精確度更高,Roger Dubuis所出品的機芯除了瑞士日內瓦檢測外,Roger Dubuis還將它們送往法國邊境的浦占松天文台做精密檢測認證,當全部手續一一完成時才會出現於消費者面前!


 



 


Cal.RD98


我過去曾發現Cal.RD27 & RD.98該組機芯所使用機芯是由CYMA 1940’ s的懷錶所改裝的,其改裝幅度之大簡直是完完全全的大改裝,如各個番車間的夾版切割、各個齒輪及軸心的細部打磨、天文台式K金螺絲比重擺輪系統、K金套筒、鵝頸式微調


 


 


 



it started out as a new-old-stock pocketwatch movement manufactured by Tavannes Watch Co. of La Chaux de Fonds (the parent of Cyma watches), known as their Caliber 507, and dates to the 1940's.


 



  


 


我大約初步的說明,這下大家都應該知道,所謂的好東西是你們所公認的PPVC了嗎?還有許多好東西其品牌可能不大,但是確是一個『製錶師』對於產品的尊重及堅持你們看見了嗎?!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一直很喜歡它的機芯及打磨,過去多年前我曾買過CYMA二戰軍錶及它們的懷錶,我始終一直認為過去的錶廠很重視機芯的素質及打磨,也或許現今的經濟及競爭,迫使錶廠都一一放棄它們最引以為傲的自家機芯產品,全部都改用通用機芯及模組;有朋友問我為何?我只能說因為1980’s後期因石英錶打倒的錶廠,有許多家名廠都被亞洲區的大財團買下,因此沒有辦法延續過去它們多年的光榮歷史,這是因為考量到他們營運的成本問題;這樣說相信大家知道也看到目前各大品牌它們的產品中發現一些契機

 

 

 

Roger Dubuis Hommage

 

Roger Dubuis這個品牌是小弟一直很喜歡的牌子,過去的它還是由Mr.Roger Dubuis本人主導時1985’s~ 1996’ s的產品我更為激賞,而現今後期則由其一創辦人該品牌的行政總裁Mr.Carlos Dias領導品牌走向豪華兼具流行時尚的風格;有人叫好,但是我們這些「守舊派」的人始終還是喜歡過去它那『不慍不火』的設計又極具『新古典主義』的浪漫。

 

 

 

Cal.RD27

 

今天所要說的是Roger Dubuis1995’s出品的Hommage系列,你們可以發現那個極古典的白色羅馬字體面盤,它是由手工製成的琺瑯面盤,使用的機芯是Cal.RD27其製作水準已經達到日內瓦的印記要求;除此外,它們為了使該機芯的精確度更高,Roger Dubuis所出品的機芯除了瑞士日內瓦檢測外,Roger Dubuis還將它們送往法國邊境的浦占松天文台做精密檢測認證,當全部手續一一完成時才會出現於消費者面前!

 

 

Cal.RD98

我過去曾發現Cal.RD27 & RD.98該組機芯所使用機芯是由CYMA 1940’ s的懷錶所改裝的,其改裝幅度之大簡直是完完全全的大改裝,如各個番車間的夾版切割、各個齒輪及軸心的細部打磨、天文台式K金螺絲比重擺輪系統、K金套筒、鵝頸式微調

 

 

 

it started out as a new-old-stock pocketwatch movement manufactured by Tavannes Watch Co. of La Chaux de Fonds (the parent of Cyma watches), known as their Caliber 507, and dates to the 1940's.

 

  

 

我大約初步的說明,這下大家都應該知道,所謂的好東西是你們所公認的PPVC了嗎?還有許多好東西其品牌可能不大,但是確是一個『製錶師』對於產品的尊重及堅持你們看見了嗎?!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2007/7/2


這幾天我承認除了心裡慘遭買錶所困外,每天在想我是否為錶奴嘞?相信許多朋友一定認為我這樣的人中毒已深可能很難治癒了;話說自從在這裡開啟了Blog也認識了一些剛開始有此徵兆或跟我一樣在煉獄中不可自拔的錶友們,我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沒有人願意站出來教育或奉勸後進有正常心理來接受錶的誘惑!


 



 


記得過去的我,可能有一只OMEGA的古董錶就很開心的睡不著覺,這是真的因為我記得在14~5年前跟一位老伯買下他手上那只傳說中的曲耳八掛面OMEGA Constellation星座的那一晚我儘是使出全身的力量要給它擦乾淨,攪的我太太都覺得我瘋了,直到它那迷人的腰線及底部那塊天文台金章都閃閃發亮我才肯放手,接著幫它換上一條大格紋的鱷魚皮帶才算大功告成;看到這想問你們:你們目前有此症狀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還好有得救!那還是初期症狀,因為你的慾望還停留在「OMEGA Constellation星座我總算擁有了」,若是在此時你清楚了自己想要的再衡量你的口袋,我相信你決對會比現在的我快樂!


 




 


若是你的口袋還有點錢又是多餘的,那就糟了;我相信會有90%的男人會開始忠心動搖,我不是說對女人是對:『錶』,因為你就會開始到處物色各個『名花』最後在沒有任何壓力下給她娶過門,因為人是貪心的動物,再下來就會不可自拔的身陷錶國名花的誘惑,成天腦海中想念它比想念家中糟糠還要多,接著當身邊的朋友只要帶著「它」出場,見到它就會令你熱血噴張的


 



 


那很慘,真的!我以那位不願俱名的受害者接受訪問說;錶哥、錶弟們夏天又到了,我們乾脆一起去游泳降降火氣吧;喔~~不、不、不噎~!你看那個人戴的那只Roger Dubuis Easy Diver不錯看吧!我不覺得耶?我再看看夠大、質感也不錯耶,最重要它們家的機芯都有日內瓦印記耶價格又比PP便宜耶嗯,我..我再「想」看看啦!


 


 


 


呦~~中毒了~!!!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2007/7/2

這幾天我承認除了心裡慘遭買錶所困外,每天在想我是否為錶奴嘞?相信許多朋友一定認為我這樣的人中毒已深可能很難治癒了;話說自從在這裡開啟了Blog也認識了一些剛開始有此徵兆或跟我一樣在煉獄中不可自拔的錶友們,我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沒有人願意站出來教育或奉勸後進有正常心理來接受錶的誘惑!

 

 

記得過去的我,可能有一只OMEGA的古董錶就很開心的睡不著覺,這是真的因為我記得在14~5年前跟一位老伯買下他手上那只傳說中的曲耳八掛面OMEGA Constellation星座的那一晚我儘是使出全身的力量要給它擦乾淨,攪的我太太都覺得我瘋了,直到它那迷人的腰線及底部那塊天文台金章都閃閃發亮我才肯放手,接著幫它換上一條大格紋的鱷魚皮帶才算大功告成;看到這想問你們:你們目前有此症狀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還好有得救!那還是初期症狀,因為你的慾望還停留在「OMEGA Constellation星座我總算擁有了」,若是在此時你清楚了自己想要的再衡量你的口袋,我相信你決對會比現在的我快樂!

 

 

若是你的口袋還有點錢又是多餘的,那就糟了;我相信會有90%的男人會開始忠心動搖,我不是說對女人是對:『錶』,因為你就會開始到處物色各個『名花』最後在沒有任何壓力下給她娶過門,因為人是貪心的動物,再下來就會不可自拔的身陷錶國名花的誘惑,成天腦海中想念它比想念家中糟糠還要多,接著當身邊的朋友只要帶著「它」出場,見到它就會令你熱血噴張的

 

 

那很慘,真的!我以那位不願俱名的受害者接受訪問說;錶哥、錶弟們夏天又到了,我們乾脆一起去游泳降降火氣吧;喔~~不、不、不噎~!你看那個人戴的那只Roger Dubuis Easy Diver不錯看吧!我不覺得耶?我再看看夠大、質感也不錯耶,最重要它們家的機芯都有日內瓦印記耶價格又比PP便宜耶嗯,我..我再「想」看看啦!

 

 

 

呦~~中毒了~!!!

 

Ted 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